哲学可以让本来已经很有趣的东西,变得更有趣
2020-06-25

哲学可以让本来已经很有趣的东西,变得更有趣

哲学跟笑话的关联之一,在于错误是一种令人发笑的方式。

如果你爬山遇到眼镜蛇,最安全的应对方案包含两个步骤:

若一个错误跟思考有关,而不只是误信不正确的观念,那幺分析这个错误的方式,可能涉及哲学和思辨。

文鸿在他的脸书贴了一张正妹照,上半身是亮眼的高领毛衣,下半身的短裙衬托出修长白晰的美腿。

文鸿自己按讚并留言:别再说男人只会注意女生胸部了,我们才没那幺肤浅。

对,但是社会指责男人在性方面肤浅,并不是因为男人光看胸部,都不看腿,看腿并没有比看胸部更不肤浅。

文鸿犯的错,在批判思考课堂上叫做「稻草人谬误」(straw man fallacy):把对手的说法诠释成另一个比较愚蠢的版本,再来攻击。你以为自己获胜,其实你只是痛殴了一个在你看来长得很像对手的稻草人。

如你现在所见,许多错误分析之后,就不再好笑了。好笑话之所以是好笑话,在于作者提供恰到好处的线索,让读者凭自己的本事认出不对劲的地方。

有时候,这些不对劲的地方不只是笑点,也包含那些让笑点成为笑点的社会背景因素,例如上述笑话利用的「男人在性方面肤浅」的刻板印象,以及其他笑话涉及的弱势处境、对性的看法、关于女性怎样才算守妇道、男性怎样才算「雄壮威猛」的社会判準。

在这里你可以看出哲学和笑话的另一种关联:政治不正确有时候也是一种引人发笑的方式。

如果我们用哲学的眼光看,如同《哲学不该正经学》的作者们在第八章〈社会政治哲学〉里试图做的那样,那笑话就不只是笑话,而是社会的镜子。

你可以把《哲学不该正经学》理解成一本从哲学观点帮笑话分类的笑话书。作者依照笑话涉及的主题和概念,把它们依照形上学、逻辑、知识论等哲学项目分类放好,并在每个分类底下跟主要的哲学观点串起来。

对于念哲学的人来说,这是一本充满行内趣味的书:如果书里的哲学理论你都熟,作者搭配的笑话会让你惊喜连连。哲学很抽象,因此讨论哲学很看重具体案例,好笑的案例比不好笑的案例更好,除非你在讨论的是转型正义议题。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是一本用笑话拐你去读哲学的书。说实在,就算不管哲学,书里蒐集的笑话大多本身就很好笑了,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是:

志彬家附近的沼泽是有名的鳄鱼栖地。志彬的表亲来访,问说「如果晚上拿着手电筒,真的就不会被鳄鱼咬吗?」

志彬:那要看你晚上拿着手电筒可以跑多快。

如果你在欢笑之余也想知道那些笑话为什幺被放在那些段落、跟上下文之间有什幺梗,那幺,就去念点哲学吧。哲学可以让本来已经很有趣的东西变得更有趣,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你有理由好好把握。如果你对哲学真的没兴趣,好啦,至少你也看了一堆好笑的笑话。

最后,身为推荐人,我想说说我对这本书的期待。

老实说,我期待我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看过这本书的人,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在我的各种哲学教学上独佔这些分类得仔仔细细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