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不会经常违反常识」所以不及科学?
2020-06-25

有’the Science Guy’之称、在美国可算家传户晓的科学教育家Bill Nye最近在Big Think录了一段短片,回应一位主修哲学的年青人询问他对哲学的看法;这位年青人有此一问,是由于有些着名的科学家认为哲学无用、不值得花时间研读,例如霍金(Stephen Hawking)便公开宣布过「哲学已死」,因为「哲学追不上现代科学的发展,尤其是物理学」。Nye的回应很简短,但已充分显示出他对哲学的无知和偏见:

可以批评的地方很多,例如Nye对「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的误解,已足够材料给我写一篇文章。然而我特别有兴趣谈的只有一点,就是Nye在开始时说的「哲学不会经常给我们意想不到的答案,不会经常违反常识」("It doesn’t always give an answer that’s surprising. It doesn’t always lead you someplace that is inconsistent with common sense.")。

实情是,哲学经常违反常识,例子不胜枚举:Parmenides认为一切变化(change)皆不可能、Sextus Empiricus的极端怀疑论(radical skepticism)、George Berkeley的主观观念论(subjective idealism)、John McTaggart论证时间之为虚幻、David Lewis的模态实在论(modal realism)、Peter van Inwagen的组件虚无论(mereological nihilism)……对于哲学经常违反常识,古罗马大哲西塞罗(Cicero)曾经这样概括:「无论是多幺荒谬的看法,都总会有哲学家提出。」注

「不会违反常识」为甚幺是问题?

Nye说「哲学不会经常给我们意想不到的答案,不会经常违反常识」时,是在批评哲学,或至少是想指出哲学的一些限制。也许有人会觉得奇怪,因为他们认为「合乎常识」是好事——说别人「没有常识」或「违反常识」,是在批评他们,而不是讚赏。那幺,说哲学「不会经常违反常识」,为何会是批评哲学呢?

这裏说的「常识」,是英文’common sense’的翻译,指一般人都有的对世界最基本的认识,例如人要喝水才能生存、食物久放始终会变坏、水向低流、阿妈係女人;也可以指受过基本教育的人应有的知识,例如我们生活在一个星球上、海水是鹹的、吸烟对身体有害、日本的主要语言不是英文。

我们的日常生活无可否认须要依靠常识,但这并不表示常识一定是对的,常识是到目前为止广为人接受的看法,甚至被认为是明显不过的真理。然而,对于任何常识,只要我们有理由有根据,便可以质疑。思考和研究,不能止于「那是常识」四字,否则很容易流于守旧,难以对世界有新的发现。Nye批评哲学「不会经常违反常识」,也许是因为他相信我们不能经由哲学研究而得到对世界的新的认识吧!

挑战常识的科学

科学的确经常挑战常识,但不是为挑战而挑战,而是有「不为常识所限」的探究精神;当提出的科学理论得到重複的实验和强而有力的证据支持时,即使理论有违反常识之处,我们也得接受这个理论,而放弃有关常识。

事实上,违反常识的科学理论多的是,例如相对论裏的时间膨胀(time dilation)和长度收缩(length contraction),就与常识不符。量子力学违反常识之处,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有一本量子力学的导论,书名乾脆就是《The Strange World of Quantum Mechanics》)。

哲学与科学之别

哲学经常挑战常识,也是有理有据的挑战,讲究分析和论证,不是随便语不惊人死不休,便成其为哲学。不过,跟科学理论不同,哲学理论难以验证(至少不能用科学实验的方法验证),而且任何哲学问题都有多个理论或立场,大多是互不相容的,不似得科学那样通常有大多数科学家接受的主流理论。

这是哲学问题本身的性质如此,虽然哲学家没有统一的看法,但不同的哲学理论,仍然可以帮助我们加深对这个世界某些方面的了解,或至少令我们意识到自己了解不足之处。Nye似乎是以科学的标準来要求哲学,才会对哲学有上述的偏见。

注︰当然也有哲学家维护常识的,例如英国哲学家G. E. Moore有一篇着名的论文,题目就是〈A Defense of Common S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