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做二不休
2020-06-14

一不做二不休

韩愈师道有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然而在现今香港社会,教师莫说「传道」,就连「授业」,甚至「解惑」也未必能做得到。究其原因,可用一句话来形容:一不做,二不休。

严格来说,香港是没有教育界的,97以前就只有教育署,现在就只有教育局,一切教育政策俱由上而下,所有教学方式和策略唯其马首是瞻。政府最高层认为要怎样,教育局就配合他制订连串政策要求学校严格执行。每当新政策出笼,舖天盖地的研讨会,工作坊蜂拥而至,当局当然又会设置先导学校,又会派遣督学监察其他学校有否阳奉阴违,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不想做也得做。唯有谘询教师意见,听取教师声音,考虑教师感受是不做的。

例如当年教局强推基準试,一连举办了数场研讨会,席间有教师不满此试侮辱斯文,拉大队离场抗议,明知理亏,但当局仍然一意孤行。教局一方面说教师是专业,一方面却对教师的专业大力挞伐,甚至以教师自我参与教局举办的课程进修时数来为基準试护航。

又例如普通话教中文政策,政府只举办过两场谘询会,对象竟然没有前线任教的老师,只有办学团体的离地高层,跟着便全面推行。甚至近年的生涯规划,stem等,都是对大众意见不理,对教师意见置若妄闻,以极其傲慢及高高在上的态度,下令学校和教师随着教育局的指挥棒起舞。

不瞅不睬,不问不闻,此之为「不做」。

其实,一直有一个众人皆知,但教育当局做了却自以为不存在的传统:每年推出最少一件令教坛轰动,累死先生,但果效甚微的教育政策。二十年前推出目标为本课程,先是TOC,后改名为TTRA,以烦琐细碎为课题目标然后为目标做评估,那一张张满布剔剔剔的掌握未能掌握评估表,相信现在没有甚幺学校仍然抱着当宝。当年业界为此政策起了一个一矢中的的别名:TOC-teacher out of control; TTRA-Teacher totally run away。其后的BIT,规定每堂必须有25%时间使用资讯科技,为IT而IT是当时教学新时尚,甚幺都是PowerPoint 的日子,相信都是我们的集体回忆。接着TSA、PreS1、四个关键目、DSE、通识、普教中、融合教育、国民教育、生涯规划、翻转教室、自主学习、stem……..,一连串教改政策排山倒海而至,开会续会文件报告样样俱备,唯一一样不用理会,或者这样说不重视罢,就是教莘莘学子怎样做一个堂堂正正,正正常常的人。口说要愉快学习,求学不是求分数,手中却紧揸分数去将学生分等分级,结果学生为追成绩而不断操练,为考考试而校外补习。

教师忙过不休,学子忙不休,品行德性天生天养,此之谓「不休」。

累死先生,害死学生,一不做,二不休也。


(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