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史作柽谈爱情:假若你们真的相爱,那就不要再任性地因为爱
2020-06-25

哲学家史作柽谈爱情:假若你们真的相爱,那就不要再任性地因为爱


生与死是包括在整个生命系统中的两件事,而不是分别存在的两件事,因此而使得在我们整个生命或经验过程中,加上了爱情以及它週边有关的事物,才变得那幺地热烈而充满各式各样不可思议的想像,甚至是激烈而痛苦不已。

岁月过往,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或已八十二岁,却来写三十几岁时所记有关「爱情」感触一书之自序(即《三月的哲思》),心中之感慨何止千万!

岁月流逝,身体老化,欲生依然。爱情?至今我所想像可能尤甚于从前。理由是,我从来不是一个适合一般日常生活的人,也可以说是一个云雾世界中的漫游者。要说情感,似乎我从来就只停留在十五岁的光景。

尤其现在,独自一人想来想去,似乎「爱情」比从前更抽象了,它是那幺的⋯⋯当我真正和它又有所接触时,它比从前更抽象、更明晶、更具有一种不可思议之自由的享有感。这只有我自己知道,说是说不出来的,讲又讲不清楚。

和从前三十几岁时比起来,那些记载都还属于一种既清楚而又附和于我当时的感觉呢!可是现在呢?人都那幺老了,青春永在,当它真能呈现在一种既抽象而又充满一种明晶之情之状况中时,恐怕这也只有享有在我全属自己的那种冥想当中了,其中充满了美丽与艰辛。自己就是自己吧!永远无法与人分享。它在美丽与艰辛之间,你怎幺去了解它,那只有看你的造化了。

生命中,竟然美丽与艰辛同体,唉!
(那一种青春的老人心啊!不写也罢!)

史作柽于新竹
2015.6.23

三月七日
39
什幺是爱情?

爱情就是那种经过大苦,通过眼泪之净洗,即刻便又恢复到雀跃般儿童之心的本质者。

爱情就是不可用爱情以外的任何原因,而妨碍到爱情本身存在的事物。

三月十日
50
两三个月来,一连串的座谈会与演讲又开始了。

昨天去台北,为一群大学生开座谈会,年轻人总是可爱又可贵的,我毫不犹疑地就道出了我的所有。甚至我宁愿为了回答他们的问题而疲倦,也不让他们带着期望而来,却带着空然的灵魂回去。

唉,这总是一个可纪念的日子啊!

从生命的实际到哲学的最高极处,从哲学又谈到人存在中某些本质存在的问题,甚至最后也谈到人、哲学、文化与前途之事,虽然到会心处人常微笑,但到痛心处恨不得大声痛泣。

唉!年轻与天真是人类最可贵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他们听了之后又如何?一年之后又如何?三年、十年之后又如何?一思及此,也只有唏嘘而叹息了。

三月二十日去中央大学演讲,题目是:人类于形上世界中的三种遭遇。

51
真心的爱情,是人与人之间整个的相合,而不是部分和部分,它之最深切处,是彻底的了解与关切,而不是任何性质的意欲与要求。有时它几乎是一种近于同情的东西,但它比同情更百般细腻,并使人在心中隐含而显得多采多姿。

52
真正的爱情,就是真正的解决。如果爱情使人有所缺憾,那便必然是由于彼此的不能彻底了解并相与,而流于不可遏止,并跌入永远填补不尽之自我迷失的陷阱中。

三月二十七日
119
相爱的人们啊,假若你们真的相爱,那就不要再任性地因为爱以外的任何事物,而把本来的爱而妨碍了吧!

◎本文摘自《三月的哲思》,立即前往试读

《三月的哲思》 from Readmoo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