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大牌档:公权力机构失效 私了不只是自卫?
2020-06-25
哲学大牌档:公权力机构失效 私了不只是自卫? 左起:某人、猪葛亮、高佬、盐叔、记者小潘。(Alison Hui提供)哲学大牌档:公权力机构失效 私了不只是自卫? (Alison Hui提供)哲学大牌档:公权力机构失效 私了不只是自卫? 哲学大牌档:公权力机构失效 私了不只是自卫?

了解一个人的想法,不仅要知道对方说了什幺,更重要是掌握支撑这些说法背后的论据与逻辑。

透过一来一回的对答,我们可以慢慢建立自己的一套论述,透过反覆自我推倒和修正,整理彼此的立场。社会大事、小道八卦,我们可曾耐心理解不同意见如何站得住/站不住脚?

新系列「哲学大牌档」,小记伙拍「好青年荼毒室」成员严振邦(盐叔),换上轻便行装,每月一次到各区大牌档与街坊搭枱,倾倾社会热话,听听民间不同声音,再贪心少少,尝试梳理当中思考,延伸引介相关的哲学讨论。我们虽是随机抽样,但欢迎walk-in,发言不设限时,即使有hidden agenda,还是会任你畅所欲言。这一次,我们想谈「私了」。

「美国要推冧香港金融中心」

明明有空枱,我和盐叔却古古怪怪地挤到两个茶客面前,问「介唔介意搭枱」时,已一股劲坐下。谈吃最易打开话题,茶客「高佬」和「猪葛亮」慷慨教路可以直接出去掀开蒸笼,点心自己拣,炒嘢乜都有,说呢度胜在无乜油,不像外面吃完了,碟面的油还能多炒一回菜。醉翁之意不在酒,我随便点了烧卖虾饺,尝试从昨晚林郑的社区对话谈起,二人却沉默下来。盐叔向我打个眼色,隐晦道:「『老师』睇都唔睇我哋个『powerpoint』喎。」聊天随缘,不勉强,我们专心吃喝好了。点心转眼吃完,突然有人再坐下搭枱,这个「某人」似是他俩的茶友。「点样跪低,啲友都唔会停㗎喇!都无分清楚,真正嘅问题喺边!」且听他高谈阔论,他说「真正嘅问题,就係美国要推冧香港金融中心。推冧咗,做全世界单一国係咪好正?就好似玩日本仔咁,要人民币起就起,跌就跌,日本三十几年都未翻身就係咁!」猪葛亮眨眨眼,恍然大悟,「咁犀利?」

某:点解要推冧你香港金融中心呢,香港外汇储备呀,等于新加坡一个国家嘅外汇储备!

猪:咁多㗎?

某:推冧你就大镬喇,点解呢?比如我美国要卖大豆畀你,畀美金你呀,你无地方换到咁多百亿美金呀!

盐:你觉得係美国有份搞呢单嘢?某:照睇应该係。猪:谁是谁非都唔知呀……某:一定要等到十月三十号,我估计!盐:点解呢?

某:唔好讲嗰几大诉求啦,当初个目的,借《逃犯条例》个火药引,搞「弯」你香港。到十月底呢,特朗普可唔可以连任,大概知道百分之九十㗎喇。

盐:下年四月先选喎好似?

某:係!但係十月底已经知道喇,根据民意呀。佢呢,就希望连任之前搞掂呢个金融中心,揑住呢样嘢同大陆讲贸易。大陆都惊,拖你,直情拖到十月尾!

「呢次已经好过六七」

我问,不管有没有幕后黑手,看见警察这样打市民都会很嬲,「某人」认为后生仔不过发泄毕业后没有出路的不满,问我「咁嘅混乱场合,畀你当差你会唔会打人?」而且三十几度,累得要命,心中都有怨恨,「即係好似打仗,杀开咗个头,把刀唔停得㗎喇。我觉得情有可原。呢次已经好过六七,六七死几多人都唔知!」我说自己当年未出世,实在唔知今日如何好过当年,「英国佬,三日搞掂!戒严嘛,出埋真军队就杀无赦㗎啦!仲同你催泪弹呀?烟雾弹就有!一话宵禁咋,几日搞掂呀!」

猪:杀死嗰啲人无人执,去咗边呢可?某:好简单咋嘛,水警咁多,咪掟去公海啰。

高:有啲传闻就咁,木船嗰啲呀,出到公海掹鬼咗个塞,识游水你就游返去荒山野岭啰。

某:伶仃洋嗰度,掟你去公海,几多鲨鱼伏住你!

猪:哗,好犀利!我以为佢用电油嚟烧!

某:点会电油烧?你呀,诸葛亮个脑,不过猪咁蠢嘅人!

猪:淋咗电油,就好快烧晒?

高:烧尸就係,嗰时打南北韩,英军托啲尸上嚟,喺九龙仓码头烧尸就淋电油,死几多呀!嗰时我有个苦力朋友走去托,二十蚊一条。无法子赚㗎,你知道啲战舰,楼梯弯弯曲曲,底下係个雪仓,啲鬼头又高,硬邦邦,你要乌低,过到个头脚又顶住,几辛苦先托到一条上嚟。

猪:哗!你都做过好多行嘢!

高:唔係我,个苦力朋友做!佢攞一日货,几蚊鸡咋,托一条,二十蚊!后来出到四十蚊一条,都无人去托。

某:用家嘅技术啦,人链呀!三个人都得啦,咁细地方!冚唪唥猪队友!

「惩唔惩罚係法庭定」

聊得兴起,盐叔顺势问,当示威者捉到黑社会,觉得应该打镬佢,请教大家点睇。「某人」反问在法律立场怎界定黑社会,我问不管黑不黑,如果对方冲过来打我呢?

某:咁你起码第一要避啦,要自卫啦!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咁做。

潘:自卫就可以,咁我可唔可以打番佢?

某:你打番佢呢,有个问题喇。法律角度呢,要睇到用咩武器。佢揸把刀埋嚟,咁我梗係有咩架生,攞咩架生队番佢啰!佢用拳头,你用拳头打番佢咪自卫啰。刀嚟喎,喂我无刀,有啤酒樽攞啤酒樽嚟自卫先啦!同埋要睇人哋立场,人哋原来李小龙嚟嘅,佢搵拳头你都死啦!自卫都要睇吓自己够唔够料。

盐:你会唔会觉得逃跑咗就算,咪鬼打喇?但好多人觉得报警啲差佬嚟到,转个头放咗佢,唔打佢一镬,佢下次又嚟咋喎。同埋又唔公平啦,佢打你就得,你就只可以自卫,点都要执番佢一剂,先可以维护个正义咁讲?

某:自卫嘅原则係,你嚟打我,我保护自己唔再受到你侵害。

潘:咁唔应该惩罚番佢?

某:惩唔惩罚,係法庭定,唔係你定,你唔係法官。

盐:就係觉得啲差佬唔捉嘛。潘:咁法庭咪就罚唔到佢啰!「香港衰在无严刑」

「某人」批评「香港衰在无严刑执行」,说不是警察唔捉,而是班「法官大佬」呃饭食,「今次拉咗你,轻判啦,第次你又出去打喇,咁佢咪又有嘢做啰,又有饭开啰!」「啲差佬花咁多人力物力,捉咗佢上嚟。哦!咁嘅情形呀?喺嗰度参加暴动,你无实质证据佢係暴徒嘛,戴个面具就係呀?」问他哪宗案觉得判得过轻,「单单都唔够严我话!你谂吓一个问题,打交,係咪可以告一个人?一个人点打呀?周伯通咩,自己左右互搏咩?一打交,就应该严刑。你试吓唔理点都严刑,伤人、十七,冚唪唥坐三年!肯定好快天下太平!」高佬说都係新加坡李光耀好嘢,「嗰次条仔划花架车啫,打咗十二藤(编按:应为四藤)。总统走去求情,李光耀话都无办法,法律规定,最多打少下!」

盐:不过我成日担心,法律严呢,好,但做少少嘢,你都罚好重,人人都惊啦,但又好似唔公平,我明明只係扣你两分,你就罚我八分。法律应该点好?

某:你都起码(读到)中学㗎啦,有读秦国历史啦,秦国立国,摆个巨鼎喺度,商鞅变法第一条例,摆个鼎!重一百五十斤,边个搬得郁佢,赏十金。啲人初初唔信,有条懵佬大力士,无饭食博一博!一举!掂!当地政府即刻当住咁多观众,畀十金!咁即係比个立法嘅条文,立咗法,你遵守到,我一定赏,有赏就有罚。

盐:所以就无所谓公唔公平,只要呢条条例係承认咗,一致嘅,总之无所谓?

「政治唔係普通市民玩」

说这场修例风波,「某人」预测中央之后可能会搵刘銮雄做代言人,「『你返嚟啦,肯定唔会拉你坐监嘅!』咁咪出嚟讲嘢啰,『有钱佬唔使惊嘅,我都返嚟喇!』咁样嘛!」

某:上面做生意呢,我都做咗几十年,你唔去得罪嗰啲人就无事嘅!生意佬最棹忌係咩呢,人哋县政府已经话起工程,自己搞,你又投标搞,即係断人财路啫,柴九话斋。

潘:咁啲维权律师都惊㗎,唔係做生意。

某:大陆嘅律师,係代你认罪㗎咋!我点开饭呀?

潘:咁你以后喺香港讲句嘢可能都唔敢喎,惊无端端被人拉。

某:我唔惊呀!我好多老友上去都话唔锺意共产党,佢唔会拉你,你无影响力呀嘛!老实讲吖,讲句中心说话:政治,喺边个国家,都唔係普通市民玩嘅,斗亲落个凼,即係挤只脚落镪水度。

潘:咁讲八九六四,啲大陆人都惊㗎。佢哋都无影响力,普通市民嚟咋嘛。

某:梗係唔係,佢国家政策!佢已经平反咗喇,你再去撩出嚟讲?大陆有条罪叫寻衅滋事罪,平反咗喇你哋应该忘记呢件事。

潘:就係觉得未平反啰。某:你觉得未平反,咪就係寻衅滋事啰。

潘:咁一个政权就唔可以容许有同佢唔同嘅声音啰。

某:唔係唔同呀,即係你件衫皱咗,国家搵熨斗烫平咗,你又走去整皱佢?你傻㗎?

潘:係被平静咗啫。

某:你自己谂吓,如果你係领导人,已经咁辛苦烫平咗,你又走去整皱佢?真係可怒也!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想好平稳㗎嘛。有几多个国家,想搵好似特朗普咁嘅傻人出嚟丫?

高:英国家有一个喎!某:嗰个係牛啫!叫约翰牛!(对话内容获茶客知悉记录)文 // 潘晓彤

………………………………………………………………………

刑罚为阻吓 还是罪有应得?

人类各种社会,都有刑罚的存在。法律哲学家关心的其中一个课题,就是刑罚的基础在哪裏?为什幺我们要处罚一些犯了法的人?这看似一条很简单的问题,但不同答案,却会要求我们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来设定法律系统。

刑罚重阻吓大 生活不一定幸福

最简单的答案,就是我们要阻吓其他人不要再犯法。有了刑罚,犯法的人会遭判刑,其他人也就不敢再犯。很多着重社会秩序的人,为了希望最有效地令人不犯法,会像上文的「某人」一样支持「用重典」。只要刑罚够重,而且法庭不会鬆手,那幺大家就不敢犯法,社会就得到安宁。

但我们要问的是,我们是纯粹为了阻吓力而增加阻吓力吗?如果想大家不要犯法,是因为一个有秩序的社会可让大家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那幺刑罚太重,会不会反而令大家的生活不再幸福快乐?试想想,如果连鸡毛蒜皮的错也要受到天大的刑罚,那自然阻吓力十足,但同一时间,人民也会担惊受怕,怕自己会不小心犯规,遭受如此惨痛的刑罚。这样的生活,自然算不上幸福快乐。由此可见,就算阻吓力重要,但最终这只是个手段,而非目标。用重典不一定就好,我们还要思考怎样可以在追求幸福生活中找到平衡。

惩罚维护正义 有几伤罚几大

不过,有些哲学家却认为我们要有刑罚并不因为阻吓力或幸福快乐的生活。反过来说,他们觉得犯刑法的人伤害了整个社会,而惩罚他们的原因在于这样能维护正义,让犯法者付出相应的代价。对社会有多大伤害,他就应得到多大的惩罚。

谚语有云「杀人填命」、「以眼还眼」,体现的正是这种刑罚观。「填命」、「还眼」不是为了阻吓力或什幺社群长远的幸福生活,而只是犯法者恶行的报应,是他应负的责任。

不论你觉得刑罚的基础在于阻吓力,还是这是犯法者应得的报应,一般这讨论还是建基于社会中有可以有效执行刑罚的制度。警察、法庭、惩教等都是这个制度的一部分,以求体现上面讨论这些刑罚的意义。

不是私了 是自然正义

在这些公权力机构有效运作时,不把犯法的人抓到制度中接受审判,看看他是否要受刑责,我们会称这为「私了」,而这一般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问题是,假若相关的公权力机构不能再有效运作呢?如果你知道当你受侵害时,这些机构也不会替你出头,把侵害者绳之于法呢?这个时候,受侵害者自己向对方施以「刑罚」,又是否可以接受?支持的一方会认为,合适的刑罚有其价值,因此我们才会设立有公权力的机构去执法。但就算没有任何公权力机构执法,我们社会还是需要刑罚的。这样的话,就自然只能依靠市民自己执行刑罚了,所以这不是「私了」,而是一种「自然正义」。这样的说法,可以接受吗?

文 // 严振邦@好青年荼毒室插画// Alison Hui编辑 // 林晓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